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情色五月天最新地址发布站『www.5tians.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畅儿的洞(新)房(婚)花(破)烛(处)之夜】(上篇)



  老裴结婚了,准确的说,是领证了。
  包里揣着红本本,老裴和他的法定妻子畅儿手拉着手从民政局走出来。
  到了自家车前,老裴一把搂住畅儿,满脸淫笑:「老婆,都是合法夫妻了,
今晚为夫可以跟你做那羞羞的事了吧?」
  畅儿双手把老裴推开,娇嗔道:「想得美,到办了婚礼才算正式结婚了呢。」
  老裴向来迁就爱妻,又把畅儿搂回怀中,吻着她的额头说道:「好,好,为
夫就再多为你养精蓄锐些时日。」
  接下来畅儿说的话,让老裴猛然觉得心头被重重击了一拳。
  畅儿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脸蛋红扑扑的,贴在老裴耳边轻声说道:「到了洞
房花烛之夜,我把处女身子给你。」
               一、原罪
  老裴其实也不算老,三十七岁,比畅儿整整大了十岁。畅儿喜欢管他叫老裴,
畅儿说,这个称呼让她有一种特别安全特别可靠的感觉。
  老裴曾经有过一段婚姻,持续五年,没有孩子。这事畅儿是知道的。但畅儿
并不知道老裴和前妻离婚的真正原因,老裴也永远不会让畅儿知道。
  老裴曾经有重度的淫妻癖。
  老裴和前妻从恋爱到婚姻在一起一共有十年。到了第七个年头,也就是结婚
两年的时候,老裴发现自己的淫妻癖越发病入膏肓,单靠读淫妻小说、看NTR
AV、在网上和同好交流意淫已经远远无法满足自己的胃口,老裴抑制不住的想
要更加真实的、从肉体到灵魂的体验。
  终于,在和妻子外出旅游的一个晚上,老裴给妻子下了同好提供的迷药,打
开酒店房间的门,迎来了一个在同好圈子里认识的当地网友。
  说实话,第一次的经历并没有让老裴感觉很爽,反而全都是紧张、心痛,还
有懊恼。眼睁睁看着网友那根尺寸一般但勃起的异常坚挺的阴茎缓缓侵入妻子那
本来只属于自己的隐秘禁地,老裴整个人都懵了。
  事后,老裴仔细的帮仍然昏迷不醒的妻子擦拭着身体,扇了自己两个大耳光,
在心里赌誓再也不会干这种事情。
  可是没过两个月,老裴这心里又痒的不行了。他发现这种感觉就像是玩雪茄,
头一次抽的时候只觉得呛的难受,却挡不住还想再试一试,而且越来越想,越陷
越深,尝试的浓度也越来越重。终于有一天,老裴再一次把迷药下到了妻子每晚
睡前必喝的新西兰进口脱脂牛奶里。从此,再而三,三而四……
  到后来,老裴跪在床边,看着白天是一个职业OL女强人的妻子到了晚上毫
不知情地被同好圈子里的陌生单男大力肏着,老裴兴奋的浑身发抖。
  对,老裴就是喜欢在妻子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别的男人一起凌辱她。
  再到后来,老裴觉得让陌生人肏自己的妻子已经不够刺激了,他开始计划去
发展认识妻子的熟人。
  策划这种行动风险巨大,但给老裴带来的兴奋和刺激也是无语伦比的。一想
到妻子平时一幅贤妻淑女的样子,衣冠楚楚的和熟人打着招呼说着话,丝毫不知
昨天晚上就在自己的卧床上被面前的男人扒光了用各种姿势肏过,老裴感觉自己
的心脏都要爆了。
  老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谨慎而成功的发展了三个熟人,并且还在继续物色新
的对象。
  对于老裴来说,这种危险而罪恶的游戏不但刺激、劲爆,还让他体会到了巨
大的成就感。老裴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老谋深算的变态色魔,不过处心积虑的作案
目标不是去侵犯一个又一个的女人,而是诱使一个又一个认识妻子的男人来侵犯
自己的妻子。
  老裴有时候胡思乱想,也会思考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人有淫妻的癖好,从遗
传学的角度来讲,这根本就是个违反自然选择的命题,因为如果是有某种基因决
定了一个男人有淫妻癖,那么这种基因有很大的可能根本就无法遗传下去——毕
竟老婆怀上的都是隔壁老王的后代。后来老裴想到,也许淫妻是一种返祖现象,
只能解释为根植于内心深处对于远古时期人类群婚乃至母系氏族的原始记忆。
  终于,有一天夜里,迷药竟然药效失灵,老裴的妻子中途醒了过来。她在迷
迷糊糊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只穿着黑色丝袜,仰面躺在自家主卧大床
上:丈夫的亲弟弟嘴里叫着「嫂子」,肩上扛着她的双腿,下身在她阴道中奋力
抽插;从她头顶上伸过双手抓住她双乳大力揉捏的,是昨晚下班回来还打过招呼
的邻居大叔;而在一旁紧握她的一只脚踝卖力舔着她的丝袜脚的男生,是她手下
刚过试用期的小职员;在小职员身后,自己的丈夫站在床边,手持一部DV摄像
机,额头上布满了兴奋的汗珠……
  没过几天,老裴的妻子就成了前妻。
  暂且不提前妻受到的创伤,这件事情对老裴的打击也是极大。老裴是真心爱
着前妻,两人从大学开始恋爱,经历了诸多波折,终成一对眷侣。但是出了这种
事情,老裴永远也再无可能挽回前妻了。娘家人碍于声誉,没有控告老裴等人轮
奸,但是放出话来,只要再看见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就直接剁了他。
  从那之后,老裴把电脑、手机、摄像机、一切存储了淫妻内容的设备统统砸
了个稀巴烂,和所有的同好圈子断绝了联系,还换了工作,搬了家。但是,这些
年来老裴一直也没能完全从那件事情的阴影中走过来,也一直没有再找女朋友。
  直到老裴遇见了畅儿。
  老裴遇见畅儿的时候,畅儿还是个刚从海外留学回来的硕士毕业生,25岁,
初到老裴的新公司工作。当时老裴是运营部总监,而畅儿在市场部。
  老裴认识畅儿之后,就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这个女孩是不是上帝派来拯救自
己的天使?
  在老裴心里,畅儿各方面都像极了他的前妻,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字:完美。
  不过那时候,完美的天使还是别人的女友。畅儿是放弃了留在国外工作的机
会,和男友一起回国,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这里正是男友的老家。
  老裴想起,当年前妻也是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跟着自己来到这个城市定
居的。当然,出事之后,前妻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城市。
  老裴见过几次畅儿的男友,作为过来人,他敏锐的感觉到那个男生虽然一表
人才,但骨子里是个花心公子哥,畅儿和他绝不会长久。
  老裴耐心的等待着,一点也不急。那时他觉得,只要每天都能够看到畅儿,
看着她那张美丽而灿烂的笑脸,就能被她身上焕发着的天使一般的光环,一丝丝
驱走自己心头的阴暗——就像当年在大学校园里,远远的看着那时刚上大一的前
妻一样。
  只是这一等还是超出了老裴的预期,足足等了一年多,畅儿才和她男友分手。
分手原因和老裴预想的一样,那个花心公子哥多次劈腿。
  于是老裴果断出手了。老裴非常清楚像畅儿这样外表积极阳光内心却有着深
深隐痛的女孩需要什么,当年追求前妻的那些套路现在更是轻车熟路加强升级。
没费太多周折,老裴就和畅儿确定了关系。又过了不到一年,两人决定领结婚证
了。
  老裴把这个比自己整整小十岁的女孩当成一尘不染的天使捧在手心,小心的
呵护着,几乎事事都顺着她。毕竟,这一年来,老裴心头那一层厚重的阴霾终于
被畅儿一点一点洗刷、擦净。得此佳人,未来的人生重现一片光明,夫复何求?
  「到了洞房花烛之夜,我把处女身子给你。」在民政局外,畅儿小声说完这
句话,便红着脸头也不抬的拉开车门,轻巧而迅速的钻进了副驾驶座位,丝毫没
有注意到老裴正呆若木鸡的站在一旁,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老裴的心脏砰砰的跳动着,如同一架尘封已久却突然间触发了开关的水泵,
一股股汹涌澎湃的脉动自胸口涌上头顶,激得老裴一阵头晕目眩。老裴不由得靠
住车门,双手扶住额头,在太阳穴上用力揉按着,想让自己镇静下来。然而心智
却像是一座即将被冲垮的堤坝,一波又一波凶险而罪恶的念头,越是不肯去想,
就越是抑制不住的涌入脑海。
  「洞房花烛……处女身子……畅儿……新娘……破处……」老裴闭着眼睛,
感觉自己已经淹没在了一片思潮澎湃之中。
  老裴生性酷爱挑战自我,年轻时代在学业、情场和事业上的成功令他不断的
刷新着自己的人生目标。在凌辱前妻这条不归路上,老裴也是开拓进取,一再尝
试新的突破:从戴套插入到无套内射(老裴说服了前妻按时服用长效避孕药,他
不想给前妻吃事后紧急避孕药,因为那对她的身体伤害很大),从男上女下到试
遍各种体位(摆布前妻昏迷中的身体并不容易),从陌生网友到邻居大叔,从叔
嫂乱伦到女上司诱惑,从3P双打到多P群战……在不被前妻发觉并且不会对她
的身体造成伤害的原则之下,老裴不断的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又一个新的任务和挑
战,将凌辱前妻的尺度和阈值越推越高。
  那时老裴在淫妻之余,也会应同好的邀请淫人之妻,并且从同好的经验里汲
取了不少灵感。不过,让老裴倍感难以释怀的是,有两种「成就」他这辈子都注
定无缘了。
  其中之一是老裴参加了一位同好的婚礼。在白天的礼堂中,美丽的新娘身穿
雪白圣洁的婚纱,挺着被紧身抹胸束缚得挺拔饱满的丰胸,幸福的接受着满场宾
客的举杯祝福。而到了晚上的洞房里,美丽的新娘身穿雪白圣洁的婚纱,挺着从
紧身抹胸中解放出来的一双丰乳,性福的接受着几位特殊宾客的精液祝福。
  而另一桩遗憾则来自于让老裴终生难忘的一次经历。那次老裴作为单男去会
了一对还在上大学的小情侣。老裴事先了解到,这对情侣从初中开始就在一起了,
这次还是头一回尝试这种事情。老裴心想,小两口估计也是在一起久了肏的多了
腻味了,才想要寻点刺激。直到老裴在女孩的哀叫中费力插入那娇嫩紧致的阴户
时,他才发觉不对劲,拔出刚插入一小半的阴茎,吃惊的看着龟头上沾染的一丝
血渍。女孩躺在床上,眼角不住地淌着泪水,双手捂着脸,雪白的胸脯随着她的
抽泣而不断起伏,那刚刚被开苞的阴道口也跟着一缩一缩的。老裴当时就懵住了。
除了淫妻癖之外,老裴也有处女情结,当年追到前妻之后没过多久,就软磨硬泡
的得到了她的第一次。老裴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会有人把自己青梅竹马的心爱
女友交给一个陌生男人来破处。老裴回头向女孩的男友看去,只见他一脸复杂而
扭曲的表情,爬上前去搂住女友,在她的眼角和嘴唇上的吻着。那一瞬间,老裴
感觉自己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开窍了」,他发觉自己在淫妻之路上所有可能达
到的「成就」都完完全全的败给了这个男生。
  新婚与破处,这两个终生无法挑战的任务从此成了老裴的人生遗憾。每次想
起,就会忍不住惋惜自己的淫妻癖觉醒的太晚,白白浪费了爱妻人生中只有一次
的初夜和新婚。有一段时间,老裴常常翻看着两人的结婚照,又回想起大学时代
的第一次,苦笑着摇摇头,对自己说:要想达成这两个目标,只能等下辈子了。
  只是老裴万万也想不到,几年之后,他竟然真的有了一位处女新娘。
  这一年来,尽管老裴和畅儿已经同房同居乃至同床同寝,两人却从未真正有
过性关系。每次老裴越界占点儿便宜,都被畅儿坚定的拦住。畅儿虽然是个海归
女孩,对于性爱的态度却异常保守,坚持要求婚后才肯和老裴做爱,这让老裴也
有点意外。不过老裴认为,畅儿是被前男友伤的太深,打心底里缺乏安全感,才
会有这种坚持。老裴压根也没有想过,畅儿根本是拒绝婚前性行为的——这个2
7岁的女孩,至今还是个处女。
  老裴不记得那天从民政局出来,是怎样浑浑噩噩的开车带着畅儿回家,又是
怎样食之无味的吃了畅儿下厨精心准备的晚餐。老裴只记得那天晚上彻夜失眠。
  自从畅儿答应了自己的求婚起,老裴偶尔也会隐隐感觉到心底某个阴暗的角
落又开始不安分的躁动。但老裴相信自己已经和过去的黑历史彻底告别,将和为
自己的人生重新带来光明的畅儿携手开始新的生活。
  然而,新婚和破处,这两个魔咒一样的词汇交织在一起,像一针加强了百倍
剂量的猛药,直直注入老裴的灵魂深处。老裴躺在床上,感觉着那早已沉淀、冷
却了许久,曾被自己像踩烟头一样碾得渣都不剩的邪恶欲火,正在浑身血液中沉
渣复起,直至熊熊燃烧起来。
  「上帝啊,这是在考验我,还是在……成全我……」
  两个月后,南太平洋某个美丽的海岛,老裴和畅儿手拉着手回到海滨酒店。
  由于工作时间的关系,老裴和畅儿把蜜月旅行安排在了领证之后婚礼之前。
从澳洲到新西兰,两人有一个月的时间享受完全的二人世界。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已到了蜜月度假的最后一天。晚上洗过澡,畅儿感
到无穷的倦意涌上了头。
  「今天真是好累好累啊。都是你,非要拉人家去潜水。你看,腿都酸的走不
动了。」畅儿嘴上冲老裴抱怨着,脸上却满满都是幸福。她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
很快就睡着了。窗户旁的桌子上,有一杯已经喝完的橙汁。
  老裴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他看着床上的佳人,那张美丽而熟悉的面孔正睡得
香甜,月光照射之下,蒙上了一层晶莹的光晕,丝毫不知枕边的爱人刚刚做出了
一个将使她堕入噩梦的决定。
  老裴望着窗外的夜空,又一次问自己:畅儿真的是上帝派来拯救自己的天使
吗?
  对于这个问题,老裴永远也不知道答案。老裴只知道:自己一定是恶魔派来
让天使沦陷的魔鬼。
               二、婚礼
  11月X日,星期六,上午9时。
  小奎在皇庭酒店地下车库停下车,快步走进电梯间,直接上了二楼。小奎匆
匆穿过酒店走廊,路上几个服务员见到他,都恭敬的立正鞠躬。小奎对他们微一
点头,继续向前走,
  小奎今年23岁,是老裴所在的公司夏天新招的应届生,和畅儿都在市场部。
  作为公司里最年轻的新员工,小奎为人谦逊礼貌,待人接物极有眼力见儿,
对畅儿更是一口一个「畅姐」叫的很亲。一向乐于助人的畅儿也就成了小奎业务
上的导师,两人在部门里关系很好。
  只是心思单纯的畅儿一直没有看出,小奎其实是个富二代,他的老爸正是公
司的一位大客户,而她和老裴举办婚礼的皇庭酒店,也是奎家的产业之一。这些
都是后来畅儿的上司告诉她的。
  得知运营部的裴总向畅姐成功求婚之后,小奎便主动找到老裴,表示自家酒
店可以承办婚宴,并且看在同事的份上,只收取市场行情六折的价格。皇庭酒店
是本市有名的超豪华酒店,而且六折的价格确实能节省下一笔不小的开支,对于
这位大客户之子的一番好意,老裴自然是欣然接受了。
  小奎一直走到宴会大厅附近的一个房间门口才停住脚步,那扇房门上贴着一
张红色卡纸,上面写着「新娘换装室」。
  迎亲的车队还没到酒店,新娘换装室里不可能有人。但小奎还是谨慎的敲了
敲门,确定没有回应,四顾无人,迅速掏出一张房卡刷开门,闪进了房间,将门
反锁上。
  新娘换装室实际上也是一个豪华套间,里面试衣镜、衣架、桌椅、沙发、大
床、盥洗室一应俱全。当然,房间里最显眼的是挂在衣架上的两套礼服,一套是
白色婚纱,另一套是红色旗袍。
  小奎走到婚纱前,仔细端详起来:这套婚纱是抹胸连着曳地长裙,外加一件
轻盈的白色头纱,还有一双白色的吊带长筒丝袜。抹胸是m型的,没有任何肩带
或一字领,也没有搭配披肩。新娘穿上这样的婚纱,大片胸口和整个肩膀、手臂
都是裸露的。
  「妈的,平时看着那么纯,竟然穿这么露的婚纱,骨子里一定是个骚货。」
  小奎伸出双手,在抹胸凸起的两个硬质罩杯上抓握着,想象着手中抓着的是
新娘的双乳,裤裆里的家伙禁不住开始膨胀勃起。
  小奎把头探进抹胸里面,在柔软的棉质内里上深深的嗅了几口,除了衣料本
身的味道之外并没有闻到什么。他不甘心的又在抹胸内部紧贴穿戴者乳头的两处
用力舔了舔,舌尖上仿佛品尝到了一丝甘甜。
  小奎解开裤子,把早已勃起的肉棒释放出来,将婚纱长裙的裙摆不断向上掀
起,用肉棒顶住纱裙内部正对着穿戴者小腹的位置。然后掏出手机,输入锁屏密
码,打开了一个相册——那是从畅儿的微信朋友圈里下载的,全部都是老裴和畅
儿之前拍摄的结婚艺术照。
  小奎一张一张的浏览着那些精美绝伦的照片,同时用手抓住蕾丝纱裙,在自
己的肉棒上摩擦、搓揉起来。
  数分钟后,小奎的手上加重了擦揉的力度,眼睛紧紧盯着一张畅儿的单人照
——照片中新娘一袭白色纱裙,显得高贵而圣洁。
  「啊……畅姐……骚货新娘……」一股一股的精液喷射而出,全都沾染在了
婚纱裙摆的内侧。
  小奎喘了口气,抓起裙摆内侧把射精后的阴茎仔细擦拭干净,然后将这套婚
纱整理好,确保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异样。通过房门的猫眼,小奎见外面的走廊里
空无一人,便迅速开门退出了新娘换装室,并锁好了门。
  距离迎亲车队到达酒店还有一个多小时,小奎并不喜欢待在自家酒店里——
几乎每个服务员见到他都要恭敬的叫声「少爷」。小奎决定还是出去开车兜会儿
风。
  上午11时48分。
  小奎快步走过酒店二楼的宴会大厅,向内瞅了一眼。宾客基本都到齐了,婚
礼还未开始,新郎新娘还没有出场,大屏幕上正放着一段视频,那是老裴和畅儿
从相识到相恋的一幕幕剪影。
  小奎却没有进入宴会大厅,而是急匆匆的拐入一个写着「员工通道闲人误入」
的走廊,在一扇不起眼的小门前停了下来,四顾无人,掏出钥匙迅速开门闪了进
去。
  「妈的,还是来晚了!都他妈怪路上堵车!」
  门内是一个狭小而奇特的空间,约有两米见方,里面空无一物,只在两侧墙
壁上分别镶有两面「玻璃窗」。透过其中那面一人多高的长方形「玻璃窗」,可
以看到「窗后」赫然正是他两小时前闯入过的新娘换装室,只是衣架上已不见了
那套白色婚纱。而透过另一面墙上的约一米长的长方形「玻璃窗」,则可以看到
「窗后」是一个盥洗室,里面还有马桶和淋浴。
  此时,「窗后」的换装室和盥洗室里都没有人,而如果有人置身其中,看到
的可不是两面透明玻璃窗,而是落地试衣镜和盥洗池前的镜子。
  「没事,反正待会儿她还要来换旗袍。」小奎悻悻的退了出来,锁好门,走
出「员工通道」,回到了宴会大厅。
  中午12时整。
  「现在,就让我们的新郎用最深情的呼唤,请出他心爱的、美丽的新娘!」
司仪充满磁性而煽情的声音响彻宴会大厅。而接下来,新郎老裴的声音更加洪亮:
  「畅儿,我的天使,请嫁给我吧!」
  提琴手们奏起了《D大调卡农》,所有人都回头向大厅尽头那扇缓缓开启的
大门望去。
  在全场宾客们的翘首期待中,在优美的弦乐和声中,新娘畅儿在闺蜜伴娘和
花童的簇拥下,款款走了进来。
  新娘身穿洁白的婚纱,头戴银饰花冠,长发在脑后盘成了精美的发髻,并披
上了一层雪白的头纱。m字低胸抹胸的设计恰到好处的显露出一小节曲线优美的
乳沟,雪白的脖颈上佩戴一条耀眼的钻石项链。婚纱的曳地长裙完全遮掩住了新
娘的脚步,但她那端庄而轻盈的步态摇曳生姿,就如一位贵族少女般优雅。
  宴会大厅正中央是一个用鲜花和纱幕精心布置起来的阁亭,新娘沿着红毯走
入阁亭之中,停下了脚步。在全场的赞叹、艳羡和注视之下,华贵美艳不可方物
的新娘亭亭玉立,一双素手很淑女的轻轻握在一起,搭在小腹处。
  没有人会想到,就在新娘的素手之下,紧贴着小腹的蕾丝纱裙内里,沾染着
另一个男人刚刚干涸的精液。
  与此同时,新郎老裴手捧一束玫瑰,潇洒的走入阁亭之中。他在新娘面前单
膝跪地,双手将花束献给新娘,然后像宣誓效忠的骑士一般,牵起贵族少女的右
手,低头亲吻。
  在场的宾客们纷纷举起手机拍起照来。小奎坐在一处无人注意的角落,也拿
出了手机。但他并没有举起来拍照,而是打开了一个APP,埋头看了起来。
  「嗯,摄像头藏的位置刚刚好,光线和清晰度也不赖。」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光彩夺目的新娘身上,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那个年
轻人的手机上,正在直播新娘更加光彩夺目的裙下春光。
  新娘怀捧花束,低头看着单膝跪在身前的新郎,激动的甚至有些抽咽,禁不
住抬手捂住了嘴唇。
  而在小奎的手机上,一双穿着银色高跟鞋和白色长筒丝袜的修长美腿,正在
长裙下微微颤抖。
  新郎站了起来,将新娘拥入怀中,亲吻着她的唇。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新
娘的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在小奎的手机上,一双裹着白色丝袜的足跟从银色高跟鞋中努力的抬起,两
条长腿绷得直直的,一眼便能望见大腿根部的吊袜带和白色内裤。
  新郎吻过了新娘,转身向不停鼓掌的全场宾客挥手致意。新娘露出幸福的笑
容,一只手被新郎紧紧握着,另一只手环抱花束,不时擦拭着眼角的泪花。
  小奎操作着手机,将图像放大成了特写,纯白色的小内裤紧绷着丰润的三角
地带,一道迷人的沟壑若隐若现。
  司仪把新郎和新娘请上了舞台,继续接下来的婚礼环节。小奎也收起了手机,
刚才那数分钟的新娘裙下春光,都以1080P的清晰度永久保存在了手机内存
中。
  后面的婚礼环节,小奎也没心思围观了。吸取了上午的教训,他早早的便躲
进了新娘换装室隔壁的那间「密室」之中,一边在手机上反复观看刚才录下的视
频,一边静待着猎物进入陷阱。
  中午12时35分。
  新娘畅儿和闺蜜伴娘进入了换装室,锁好门后,走到了试衣镜前。
  畅儿在圆凳上坐下,将一双细高跟鞋脱掉,扭了扭脚踝,然后只穿着袜子站
在地毯上,打量着试衣镜中的自己。
  「好啦,天使小姐,先别美啦,快换衣服吧,一会儿还要出去敬酒呢。」闺
蜜伴娘站在畅儿身后,一边帮她取下头纱和头饰,一边催促到。「
  「哪有美啊。媛媛,你觉得这件婚纱,抹胸这里,是不是,嗯,太低了?」
畅儿说着,忍不住便用手遮住胸口。
  「我觉得这个抹胸超级赞!简直把你D- cup的波涛汹涌烘托得恰如其分。
刚才你都没有注意吧,我可是历历在目:在场的男人们,眼睛珠子全都掉进你的
沟里了哟。」闺蜜说着,作势伸手要向畅儿的乳沟袭去。
  畅儿连忙躲过闺蜜的袭胸,急道:「啊?真的呀?那不是丑大了……都怪那
个死老裴,我说不要,他非要选这一套。从来都没有穿过这么露的礼服,还是在
婚礼上……」
  「好啦好啦,我是逗你玩的啦。说实话,你家老裴眼光真心不错,这套婚纱
最配你了。我要是有你这双大波……好好好,不说了。别乱动啊亲,我帮你把后
背的拉锁拉开了啊。」
  特制的单反玻璃镜后,小奎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洁白而华丽的婚纱在畅儿身上缓缓降下,婚纱下覆盖的同样洁白而曼妙的女
性身体渐次呈现出来。
  正如小奎所料,畅儿的抹胸之下没有任何胸罩或胸垫,只在双乳最要紧的两
点上,贴了两个小巧的白色圆形乳贴。
  「我去,畅姐真是货真价实的D罩杯啊。」小奎早就注意到了畅儿的一双硕
乳,入职公司第一天,他就猜测这位领着他介绍部门环境和工作的美女姐姐至少
有C罩杯,很可能还是D罩杯。现在,这一对曾被公司男同事们偷偷注视了无数
次的丰满而坚挺的乳峰,终于近乎全裸的展现在了小奎眼前,骄傲的汇报着自己
的尺寸。
  畅儿戴的是一对棉纶透气无感乳贴,直径约一寸,内侧的天然生物胶具有良
好的粘性和稳定性,在婚纱抹胸卸下之后仍然紧紧的贴在两座乳峰的制高点上,
恰到好处的将乳头和乳晕遮盖的一丝不露。
  小奎一手举着手机摄像,另一手伸向前做出抓握状,恨不能穿过眼前的单反
玻璃镜,结结实实的抓在那两弹白花花的乳房上,又恨不能将那两个该死的乳贴
亲手揭下,亲眼见证畅姐的乳头和乳晕究竟是粉色的还是咖色的。
  婚纱落在脚下,畅儿轻盈的跨步走出来,如同出浴的仙子,近乎全裸的站在
试衣镜前,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的身体。现在她的全身上下,只有小小的白色乳贴、
紧紧的白色三角内裤、晶莹的白色吊带丝袜还在忠实的守护着新娘身上最后的几
处性感禁区,呈现出一幅比全裸更加香艳诱惑的画面。
  小奎暂停了摄像,将手机切回拍照模式,对着性感的新娘连拍了十几张照片。
  畅儿在试衣镜前的圆凳上坐下,将吊袜带和长筒丝袜也脱了下来。闺蜜已为
她拿来了那套量身订做的红色旗袍。
  畅儿接过旗袍,在手中摆弄着,却迟迟没有穿。她对闺蜜说道:「这个款式
也是老裴选的,开衩开的那么高,都到大腿根了。你说,穿上它一走路,该不会
走光吧?」
  「旗袍就是要开衩高才显气质啊。再说了,里面不是还要穿裤袜呢嘛,你就
别瞎担心啦。」闺蜜说着,从畅儿怀中轻轻拿过旗袍,一颗一颗解开了前衽的扣
子,帮着畅儿把旗袍套在身上。那春光乍现没多久的玉体,又被一条红色旗袍渐
次掩盖住了。
  闺蜜又把一双带花饰的红色高跟鞋放在畅儿脚边,然后拆开了一包崭新的肉
色连裤丝袜,一边递给畅儿,一边问道:「哎,对了亲,你穿旗袍里面也不要穿
文胸的吗?」
  「嗯,这件旗袍特别紧身,里面哪怕是穿无痕文胸,后背的带子也很明显,
那样子好丑。」畅儿红着脸,低声说道。
  「哦,那也行吧,反正有胸贴呢。嘿嘿,要不然我帮你把胸贴也取下来?哎
哎,别闹……」
  两人说话嬉闹间,畅儿终于穿戴完毕。她站起身来,在试衣镜前仔细打量着
自己。
  修身的长款无袖旗袍完美的贴合了畅儿小家碧玉的气质,也将畅儿曲线玲珑
的身材展示的淋漓尽致。
  闺蜜在身后痴痴的看着:「亲,你穿旗袍真的超美诶,就像,就像民国时代
的名媛淑女一样。也就是你,一双D- cup不戴文胸都照样坚挺。唉,什么时
候我也能有这么一对大波,啊不,这么一身漂亮的旗袍就好了。」
  「媛媛,我把帮我订做旗袍的那位师傅介绍给你吧,跟你家大刘说……」
  「切,订做这一套不得好几千呢,大刘才不舍得花这个钱。」
  畅儿不说话了。实际上,她这套旗袍一共花了十二万,当然,花的是老裴的
钱。
  「镜子」后的小奎一秒不落的把新娘穿旗袍的全过程也录进了视频,嘴里还
胡言乱语着:「真他妈骚啊,奶罩都不穿,大奶子就直接顶着旗袍。畅姐,你这
哪里是向客人们敬酒,分明是向人家敬奶吧。」
  新娘和伴娘又在试衣镜前仔细端详、打理了好一会儿,这才满意的手拉着手,
一道走出了换装室。
  中午1时10分。
  婚礼现场的宾客中,有一半都是公司里的同事。老裴和畅儿敬过了董事长和
几位副总之后,便来到了畅儿的顶头上司——市场部总监老单这一桌。
  「裴总啊,你说说你这是打哪儿修来的福气?啊,这就把我们市场部第一美
女,不,公司第一美女给娶回家了!小畅,你说,你这一嫁了人,万一以后我们
市场部的男同胞们都没有动力工作了可怎么办?裴总,以后市场部的业绩压力你
也得担着啊。」老单满面红光,一手拽着老裴的胳膊说个没完,另一手举着红酒
杯晃来晃去,手肘险些碰到了新娘的胸脯。
  「小畅啊,咱们市场部也是你的娘家人,我老单今天就把话放在这儿,将来
你老公要是敢对你不好,啊,你跟我说,我给你做主!」畅儿后退一小步,脸上
虽然一直带着笑容,心里却早已叫苦不迭。对于这位顶头上司,畅儿始终是很没
有好感。一方面是对其私生活作风早有耳闻,另一方面更是因为这位上司总是抓
住一切机会对自己表示「个人的」称赞和过度的关心,经常让畅儿感到非常别扭
和无所适从。
  老单的喋喋不休终于被老裴用满满一大杯红酒打住了,一桌的市场部同事纷
纷鼓掌叫好。总算过了这一关,新郎和新娘又转向了下一桌。只是新娘忽然觉得,
刚才转身要走的时候,臀部上似乎被谁有意无意的拂了一下。
  与此同时,在宴会大厅旁边的新娘换装室里,一个年轻男子正躺靠在沙发上。
这个年轻男子自然是小奎了,他的右手抓着新娘刚刚换下的一条白色长筒丝袜,
捂在自己脸上,陶醉的闻着。在他的下身,裤子已脱到了膝盖,一柱擎天的肉棒
上套着新娘的另一条白色丝袜,龟头顶在袜尖处,左手隔着质地柔软的高档天鹅
绒丝袜不住的撸动着……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情色五月天』 -- 『www.5tians.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